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地面核爆炸 >

在核爆瞬间测量(附照片)(图)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地面核爆炸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01版: 要闻 02版: 要闻 03版: 国际 04版: 专版 05版: 时评点击 06版: 综合 07版: 教科卫 08版: 体育·社会 09版: 文化·财经 10版: 专题 11版: 笔会 12版: 科技文摘 13版: 中国书画 14版: 中国书画 15版: 中国书画 16版: 中国书画

  中国首颗爆炸成功五十年(......自力更生铸“核盾”王淦昌放弃本行“搞炸药”彭桓武“自找麻烦”求其所以然在核爆瞬间测量(附照片)

  中国研制工程代号“596”,含义是苏联在1959年6月拒绝对中国原子能事业提供帮助,激励大家自力更生,坚决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坚定研制成的决心和信心。从1958年开始,朱光亚、邓稼先等相继调到北京九所。1960年初和1962年10月,经中央批准,从全国科研院所和有关单位选调了一大批科学研究和工程技术人员,进一步加强核武器的研制队伍。

  1960年4月我从苏联杜布纳联合原子核研究所奉调回国,参加“596”工程。我去九所报到的第一天,朱光亚同志就约我谈话,谈了九所的任务,并分配我负责研制所需的核测试工作。

  当时交给我的第一项任务,是要在炸药爆炸条件下测量单次脉冲中子束。这是研制的关键技术。国外绝对保密,国内没人做过。当时,没有人员,没有经验,没有资料,没有设备,没有实验室,一切要从零开始,通过自己的实验来掌握这项技术。

  那时给我调来了几位新毕业的大学生,组建了一个实验小组。由于九所是一个新建的单位,没有实验室,而青海研制基地还在建设。怎么办?只能靠国内协作,借用北京地区兄弟单位的实验室,开展前期的研制工作。我们实验组要做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到601所做中子实验,二是到17号工地做爆轰试验。

  掌握测量单次脉冲中子束的技术,需要在有中子束的实验室里进行研究。601所是地处北京房山的二机部原子能研究所的代号,那里有回旋加速器,可产生中子。1960年上半年,我和组里的徐海珊、杨时礼、陈涵德一起到原子能所,住在那里,在回旋加速器上开展中子实验。我们一边研制探测仪器,一边研究测量单次脉冲中子束的强度和产生时间的方法。我们通过反复实验,制成了多种测量脉冲中子束的探测器,到1961年基本上掌握了定量测量脉冲中子束的技术。

  我们要测量的单次脉冲中子束是在炸药爆炸时产生的,所以需要在爆轰条件下研究测量的技术。

  地处河北省怀来县的工程兵靶场代号“17号工地”,那里有小型爆轰场地。当时,九所二室的同志在那里进行小型的爆轰试验(简称“打炮”)。从1962年初开始,我们实验组分成两摊,一摊在原子能所准备探测仪器,另一摊到17号工地参加“打炮”试验,每星期轮换。

  我以前做过的物理实验,都是在实验室里进行的,根本不知道爆轰试验是怎么一回事,更不知道怎样在爆轰条件下进行测量。到了17号工地,才第一次看到爆轰试验。爆轰试验是露天进行的,试验场就在野外荒坡上,旁边有屏蔽的工号。探测仪器和记录设备分开放,爆轰装置和探测仪器都放在场地上,用长电缆把探测到的信号送到屏蔽工号。试验时,试验人员在工号里操作。每次“打炮”后,爆轰装置和探测仪器全都会损毁,测量的数据则记录在工号里的记录设备中。

  通常在粒子加速器上做实验时,如果实验中间仪器有故障,可以停下来检修,修好之后再做实验测量。但是爆轰试验不能这么干,所有的实验数据必须在爆轰波炸毁探测仪器之前全部取到。如果试验做得好,爆轰后数据马上就出来了;但如果在一次试验中记录不到可靠的数据,这次试验就报废了,得第二次重头再来,重做仪器,重新试验。

  17号工地的工作对以后在青海研制基地的试验起了练兵的作用。我根据爆轰试验是“一次性”试验的特点,严格要求大家,并且制定了操作规程。后来在青海221厂和新疆核试验基地,我们实验组无论是小型试验还是大型试验,无论是冷试验还是热试验,每次都圆满成功。

  1964年6月,我们组完成了中子点火装置的大型试验后,领导通知我们立即准备第一颗核试验的测试工作。当时,我们先在青海221厂制造仪器,然后出差到新疆核试验场区,为核爆做准备。

  现场实验包括两个部分,用两类不同仪器进行。第一部分是把测量仪器放在试验塔顶上,紧靠着旁边,目的是监测装置的点火,提供点火情况的实验数据。第二部分是把测量仪器安放到试验铁塔附近的测试工号处,把探测器对准塔顶的,目的是测量核爆炸的射线,提供核反应的实验数据。

  我们在塔顶上工作,用电缆把塔上测量仪器与塔附近由坚固水泥墙保护的测试工号中的仪器接连。核爆炸中,铁塔上的仪器将全部被炸毁,电缆将被毁断,但是从起爆到仪器被毁前,一切有价值的数据都会通过电缆传送到工号里,由仪器记录并保留下来。

  我们在戈壁滩上搭起帐篷,在铁塔上和工号里紧张工作。我们安装好仪器、安排好防震、防干扰等措施,调试好仪器。经过反复的预演,一切就绪后,就在戈壁滩上待命。10月15日,测试人员撤离到安全地带。15日晚上,我在位于开屏的临时住地的帐篷里打电话到试验塔下的指挥部,请值班人员在安装好后,再为我们检查一下塔上小型电源是否接通了。当时接电话的是朱光亚同志,九院领导都是最后撤离现场的。

  10月16日下午第一颗爆炸了,戈壁滩上升起了核爆炸的蘑菇云。在观察点观察爆炸实况的九院人员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核爆炸以后,我们很快从现场工号中取出了测量仪器的示波器照片,从中获得了第一次近区测量的珍贵资料。

  要从无到有、实实在在地把造出来,需要许多人献身拼搏、艰苦创业,以及反复地实验。它是千千万万知识分子、技术工人、解放军战士和组织领导者们,用大脑、用智慧、用双手、用汗水、用生命创造出来的。

  第一是所有参与者为祖国争光和为祖国国防事业拼搏的献身精神。科技人员和工人师傅为把“产品”搞出来,日夜奋战在寒冷的高原和茫茫戈壁滩,不管生活怎样艰苦,工作怎样困难,从不叫苦。

  第二是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认真细致、一丝不苟的作风。许多技术干部在工作中周密设计、充分准备、兢兢业业、集中精力、坚守岗位、认真分析、总结经验。我参加过的许多次冷试验和热试验,每次试验都做到了“一次成功”。

  (作者为核物理与实验物理学家,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本文链接:http://penachunga.com/dimianhebaozha/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