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地面炮兵 >

后膛枪-搜狐新闻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地面炮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从1024年萨克森王朝结束到普鲁士通过三次战争(1864年对普丹战争、1866年普奥战争和1872年普法战争)建立起德意志(第二)帝国为止,德意志民族陷于分裂将近千年。“七年战争”(1756~1763)结束后,欧洲和神圣罗马帝国内部出现了普鲁士和奥地利两强的对立。

  谁也没有想到欧洲看来似乎已经稳定的秩序很快将被打破,直到普鲁士在易北河西岸柯尼希格雷茨进行的萨多瓦战役决定性地击败奥地利军队后,各国才意识到一个强大的新国家已经在中欧大地站立。普鲁士那位被称为铁血首相的俾斯麦,这个波希米亚的容克贵族,为了完成德意志的统一,使用了一切可能的欺骗手段,包括欺骗他的皇帝。而德意志的军事家们也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种当时的新武器新技术。这就包括柯尼希格雷茨地区萨多瓦村那决定普鲁士命运一战中大规模使用的新武器——后膛装步枪——从兵器史的角度,它很大程度上催生了北德意志联邦,并促成了第二帝国的建立。

  1866年7月3日早上,易北河西岸柯尼希格雷茨(现捷克共和国境内)的希维普瓦尔德森林边缘,49个步兵营约15000名奥地利士兵端着前装燧发步枪向森林内逼近。这是于当年6月17日爆发的普奥战争中萨多瓦战役的一幕。交战的普奥双方为争夺德意志的主导权进行大战。双方士兵可能都没有意识到,柯尼希格雷茨的胜负将决定未来普鲁士的命运。

  历史值得玩味正因为它不能被假设。俾斯麦在柯尼希格雷茨之役前两周,也就是普鲁士退出德意志联邦会,对黑森、拿骚、汉诺威和萨克森等小邦国下最后通牒的那个晚上,据说曾经和英国大使在外交部花园散步。当钟敲响12下的时候,他掏出表来看并说道:“这个时候我们的军队正开进汉诺威和黑森。这次战斗同以往相比会更加激烈,也许普鲁士会战败,但是你绝对相信,我们的军队会奋战到底。假若我军失利,我将不会回来,我将战死在最后的一次冲锋陷阵中。一个人终将一死,若是战败不如一死了之。”

  这场战争真的如此生死攸关?俾斯麦的这种巴顿式的豪言壮语是一种故作姿态的外交辞令吗?几天后,俾斯麦对自由党人鲁温的话表明他绝非危言耸听:普鲁士一旦战败,皇帝将会退位。这对于利用普鲁士皇帝的力量力图实现把奥地利排除在外、完成德意志统一的俾斯麦来说,一生的努力就会烟消云散。

  俾斯麦差点活不到亲眼看到这场战争的时候。就在普奥战争爆发前一个多月的1866年5月7日,他在回家路上曾被一个自由派少年刺客枪击。不知是他运气太好还是该刺客手枪的威力太差,身中两弹的俾斯麦竟然毫发无损。“我对自己说,‘最后两枪肯定会打中我,我必死无疑’,然而我却能够安然无恙地走回家去。回到家后,我仔细检查了身上,我的外套、褂子、背心都有了洞,但是子弹却好像在衣服外溜达了一圈,连皮肤也未伤及。”

  在美国独立战争中,英军狙击手弗格森少校曾经瞄准了在前线巡视的华盛顿。他精准的后膛装弹步枪本可以改变历史进程,但他误以为那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物而没有扣动扳机。随着后来弗格森少校战死在国王山战斗中,他的后膛装弹步枪也随之湮没在历史中,使得这一武器的出现又延缓了相当的时间。相比之下,俾斯麦实在是太过于走运,同样走运的还有未来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对手丘吉尔。1898年9月,当时24岁的英军骑兵连长丘吉尔率兵在非洲苏丹恩图曼大平原沿河行军时,被手持长矛的当地土著包围。只带着马刀的英军在袭击中死伤惨重。碰巧肩部关节脱位不能用刀的丘吉尔带了一支德国毛瑟手枪。他举枪连连射击,是毛瑟手枪的威力挽救了这位未来大英帝国的首相。这时,毛瑟手枪的设计者保罗·毛瑟在经过7个月不断实验与改进后,已经设计出一种全新的后膛装步枪“Model98”(98式)。“Model98”是世界枪械史上的一个重大成就,根据普鲁士皇帝的命令,这种被命名为“毛瑟1898式”的步枪成为当时所有德国陆军的标准装备,直到100多年后的今天,其设计的结构仍保留在许多枪械产品中。

  其实在1866年,无论奥地利士兵手中的前装燧发枪还是他们对手的武器——这在不久之后就会让奥军大吃一惊——都是19世纪不断改良的新产品。那时候正是管状兵器在经历了几百年缓慢进步后的大发展时期。正如弗兰西斯·培根所说,“火器使大家一律平等,持枪的平民胜过无枪的绅士”。既然如此,先进武器同样会让落后者痛苦落泪,甚至血流成河。

  此前16年的鸦片战争,武器上的巨大差异让英国舰队迫使一个自以为是的天朝大国签下城下之盟。武器“优胜劣汰”的定律对于整个地球都有效,欧洲列强也不例外。1893年,50名罗得西亚步兵用4挺马克沁机枪击退了5000名祖鲁人的进攻,当日战场上就留下了3000具尸体。1898年在苏丹恩图曼的战役中,两万名伊斯兰苦修士倒在了英军的马克沁机枪阵地前。1895年,阿富汗奇特拉尔战役和苏丹战役中,也是马克沁机枪使进攻英军的敌人死伤累累。1899年开始的布尔战争中,布尔人的进攻遭到英军马克沁机枪毁灭性打击。不过当时英国人还沉浸在自己工业革命的得意中,似乎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种新武器的价值,尤其是当德国人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们似乎从来具有这方面的眼光——于是便轮到英国流血了:1916年7月的索姆河战场,德国人以平均每百米一挺马克沁MG08机枪的火力密度,向40公里进攻正面上的14个英国师疯狂扫射。一天内,英军伤亡就超过6万人。

  机枪在100多年前出现,用战争史上史无前例的伤亡速度报复了那些忽视它的人。不过在它们撒布血腥之前的明星是后膛装步枪。

  曾经在拿破仑大军作战的前法军士兵司汤达在1925年曾感叹:“从1785年到1824年,世界上的变化是多么巨大啊!在过去两千年有记载的世界历史上,从来不曾看见过在风俗、观念和信仰等方面发生过如此明显的革命。”其实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这半个世纪,战争和军事上何尝不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革命。雷酸汞和圆锥形子弹在1800年被发明;7年后,弗尔西斯申请了雷汞装药的专利权;接着在1816年,托马斯·萧在美国费城发明了黄铜制造的雷管帽。1923年,英国第34团上尉诺尔顿设计出一种圆锥形子弹。这种子弹底部有一个中空的孔,使得发射药点燃后膨胀的气体能让中空的弹底膨胀,让子弹和枪膛变得无比密合,使发射药的效率大幅度提高。这项技术当时并没有被保守的英国陆军采用,却进入死敌法国。军事力量之所以没有在欧洲失衡,也许因为保守者并不仅存在于英国议会——1849年法国人米尼埃设计出米尼埃式子弹,这个发明却在两年后被英国采用。

  诺尔顿上尉的设计让步枪在任何天气中都能够使用,而米尼埃的发明则使步枪突然成为一种强大的武器,让过去拿破仑时代居于统治地位的炮兵暂时退居次席。步枪的革命不仅是在枪管上。1847年的撞针式弹壳出现,接着出现了镶边式弹壳,直到1861年,中央发火的弹壳终于出现了。当燧发枪和雷管式的前膛装弹步枪的利弊尚在欧洲各国之间争论不休的时候,普鲁士当局却在1841年突然果断地给某些部队装备了Dreyse式后膛装弹步枪。

  1818年6月2日柯克兰尼勋爵在英国下院曾说:“若非适合时机采用了机器,则英格兰就有全面衰亡之虞。”如此说来,普鲁士之所以能成为未来欧洲强大的德国,某种程度上恰恰因为适合时机地采用了新式步枪这类先进武器。普鲁士的兴趣也并没有长时间停留在Dreyse式后膛装弹步枪上。因为1835年,也就是弗格森少校死后55年,普鲁士人(但不是军人)德雷泽设计了带有撞针的后膛装弹步枪。这种轰动一时的普鲁士针发枪使用定装式枪弹,结束了火药跟弹头分装的历史。具有远见的普鲁士政府马上收购了这个发明,并一直保守秘密。不过他们并没有向法国政府保守机枪的秘密那样过头,以至于到使用时竟然使自己人对于使用新武器也一无所知。1848年这个发明终于浮出水面:普鲁士政府决定,一旦爆发战争就用这种武器装备本国的全体步兵,并且开始大量用这种后膛装弹针发步枪装备普鲁士步兵和后备军。

  1866年7月3日清晨的希维普瓦尔德森林内,这种带有撞针的后膛装弹步枪正端在数万隐藏在丛林中的普鲁士士兵的手中!

  一个20世纪的人究竟如何能理解交战双方武器上的巨大差距呢?难道奥地利人的前装燧发枪和普鲁士士兵的后膛装弹步枪不都是一种发射弹丸的武器?最善于使用炮兵的拿破仑一次在德国兵营观看前装燧发枪时曾感叹说:“这的确是能发到步兵手中的最倒霉的武器了。”原来前装步枪不但装弹复杂费时,而且不利于士兵隐蔽。恩格斯在1860年10月到1861年1月间曾为英国《志愿兵杂志》和《志愿兵读物》写过一系列有关步枪的文章。他在步枪历史中就详细解释过这一点:“当士兵在散兵战斗中于某种遮蔽物后面进行跪射或卧射时,一切前装枪都困难了。如果他要保持隐蔽,就不能把枪竖直,结果大部分装药都会在沿着枪膛下滑的过程中粘在膛壁上;而如果他把枪竖直,那就会暴露自己。他使用后装枪时却可以采用任何姿势装子弹……”而后膛装弹撞针式步枪从装弹和发射只有5个动作:打开枪尾部,装子弹,关闭枪尾部,瞄准和击发。使用这种枪在一分钟内可以进行5次准确射击。

  德雷泽的发明让步枪问世后500年间从枪口装填弹药的历史基本结束。其实更先进的使用金属弹壳的后膛单发步枪已经于一年前研制出来,发明它的同样是普鲁士人,威廉·毛瑟和保罗·毛瑟兄弟。不过此时普鲁士帝国军队已经装备了德雷泽步枪,它让普鲁士军事当局如此满意,结果毛瑟兄弟的伟大发明没能赶上这次与德意志命运相关的战役。反倒是奥地利驻普鲁士大使对毛瑟兄弟的发明非常感兴趣,不过他却“颇具风度”地把毛瑟兄弟介绍给了美国雷明顿武器公司驻欧洲的代表诺里斯。不可否认,那是一个比今天更加全球化的时代,因为国家和民族的意识正在觉醒。诺里斯与毛瑟兄弟签订了一份合同,准备在比利时制造他们发明的步枪。就在萨多瓦战役爆发前一个月的1866年6月2日,由普鲁士人毛瑟兄弟发明的第一支直动式单发步枪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获得专利,专利号为78603。这种全金属弹药的撞针式步枪直到1871年12月2日才被德意志帝国装备部队。当年夏天,德国政府一次就向毛瑟订购了l0万支M71式步枪。毛瑟从此成为现代步枪的奠基人,那已经是后话。

  虽然有膛线、后膛装弹的新式步枪已经出现,但对于它的怀疑和争论在欧洲从未停止。一场“适时而来”的战争帮助普鲁士对新武器进行了检验。1853年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中,线膛枪、蒸汽船和铁路、电报这些新武器新科技第一次大规模接受了实战检验。在这场近代历史上第一次现代化战争中,年轻的俄军炮兵军官托尔斯泰在奥玛河高地的战斗中目睹了冲锋的俄国士兵在400米的距离上就被敌人子弹准确地打翻在地却毫无还手之力。因为俄国士兵的步枪的有效射程只有200米!土耳其和英法联军的线人阵亡的代价。保持中立没有参战的普鲁士迅速给全体步兵装备了后膛装弹步枪。由于这种新武器数量不够,30万支旧式火枪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被装上膛线年,普鲁士的常备军已经完全换成了后装撞针式步枪。

  希维普瓦尔德森林外对手的举措可以显示出对这种新武器的疑惑是多么让人难以把握——这也充分显示了普鲁士的大胆和远见。1859年奥地利跟法国在北意大利作战。当不能熟练使用新式线膛枪的奥军败给了采用旧式战术的法军后,陈腐的奥地利错误吸取了教训,竟然在步兵装备上倒退回前膛装弹步枪的老路上。而普鲁士还在继续利用别人的鲜血汲取经验,那就是1861年爆发的美国南北战争。它被称为最后一场老式战争和第一场新式战争,正是因为新旧武器第一次大规模的同时登场较量。

  远在欧洲密切追踪战争进程的是普鲁士陆军参谋长毛奇。据说毛奇对于业余军人打的这场美国内战大为轻蔑,曾评论“那是两帮武装的匪徒在大陆上互相追逐”。这句毫无出处、充满偏见的话是否出自毛奇之口很值得怀疑,因为美国内战是历史上第一次由装备了弹仓式步枪(也称为马格南步枪或连珠步枪)和后装线膛炮的军队进行的大规模战争。弹仓式步枪是1860年由美国人首创。虽然依然只能单发,但它无需从外部一发发装弹,而是依靠弹仓存贮弹药,用手扳动枪机即可重新推弹入膛并射击多次,射速比手动单发步枪快得多。在1877年的俄土大战中,土耳其军队用3万支这种步枪快速射击,使俄军阵亡逾3万人。1800年出生的毛奇一生都生活在产业革命的时代,他怎么会对这些层出不穷的新科技无动于衷?更何况那其中和军事相关的就包括出现在1783年氢气球、1807年的蒸汽船,1825年的火车和1844年出现的电报。更何况,普鲁士已经有50年没有打仗了!

  “就战争技术而言,1648年至1850年是这么一个时期:两个世纪之久欧洲文明设法操作其军事事务而大致不诉诸较为致命的武器。”然而民族动员和工业化这两大力量改变了国际政治的性质。这是普鲁士军人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中几乎完全未论的。工业革命带来的一系列诸如后膛装弹步枪和火车,开始了工业化战争的新时代。美国内战就全面展现了这一点:在这举世第一场真正的现代大搏斗中,“每一方面的武装力量都将自己转变成征召而成的大军,运用现代膛线火炮和轻武器,在北弗吉尼亚围攻战中浴血碾压,或靠铁路大批开赴西部战区,用电报同军队总部通讯,并且从业经动员的战时经济抽取资源;不仅如此,海上战役目睹了铁甲舰、早期鱼雷、水雷、燃气动力快艇的首次使用”。老毛奇为使拿破仑那种速战速胜的大规模运动歼灭战适合于工业化时代,开创了一套“战略包围论”。而为了把奥地利排除出德意志,俾斯麦在《思考与回忆》说:“德意志诸邦相互关系的戈尔迪之结不能用脉脉含情的二元办法解开,只能用军刀斩开。”

  奥地利统帅的迟缓使他失去了得以对普鲁士部队各个击破的机会。希维普瓦尔德森林里的普鲁士步兵开始还击了。他们隐蔽地伏卧在地,手中的后膛装弹步枪每分钟最快能发射5~6发子弹。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这个速度比对手的前装燧发枪多发射了几倍的弹药。在十几万人发射的弹雨中,胜负立见分晓——奥地利部队约1.8万人战死,2.4万人被俘。只是由于普军指挥失策(7月7日起方着手组织对奥军的追击),奥军才免于全军覆没。毛奇他自己1864、1866和1871年的经历也证实了内战的大部分经验。在上述战争中,步兵的线%的伤亡,而炮火造成的伤亡只占总伤亡数9%~10%。步兵轻武器日益增大的杀伤力,使19世纪中期战场的总伤亡率大大高于19世纪早期,甚至比拿破仑时代血腥战斗的伤亡率还要高!

  恩格斯在1861年前后曾预言,“如果根据各种枪的优劣分类,那么我们应该说,后装的针发枪是最好的”。5年后的希维普瓦尔德森林里的战斗证实了他天才般的预言,代价是奥国士兵的鲜血。俾斯麦亲眼见证了后膛装步枪的巨大威力。战场的情况如此血腥,以至于身着军装戴着普鲁士尖顶钢盔的俾斯麦和德国皇帝策马来到柯尼希格雷茨不远的山顶上,从大批阵亡将士的尸体中走过时,他突然对身边的乔特尔说道,“将来有一天,赫伯特(俾斯麦的儿子)也许这样横卧在沙场上,想起来令人心痛”。

  配合俾斯麦的政治谋略,普鲁士陆军总参谋长毛奇能够在19世纪中期的6年之内毫无争议地打赢三场战争,从而将分裂了一千年之久的德意志统一到普鲁士的麾下,一举成为欧洲最大的强权。在1872年普法战争结束前十年,这对于整个欧洲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然而毛奇之所以能够在军事上击败普鲁士统一的障碍,在于他和俾斯麦等人都是那个时代具有远见的人物。俾斯麦在战后与奥地利签署了一个相对温和的和约,是不是已经意识到新武器在战争中带来的巨大流血?虽然这正是他要利用它们的原因。不过在几十年后,欧洲还要付出两次远远残酷得多的流血,这其中就包括已经崛起的德意志。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本文链接:http://penachunga.com/dimianpaobing/871.html